去作協做“禾澤都林杯”《城市、建築與文化》散文詩歌大賽的評委和頒獎嘉賓,詩歌《每一座建築都直指我們的良心》獲一等獎。聽著作者在臺上抑揚頓挫朗誦他的詩,我的思緒也開始發散性地飛揚。
  要說說當代中國的城市、建築與文化,這個題目很宏大,成績肯定是主要的,但是如果真要像詩歌作者一樣,用良心來衡量,那問題也真是不少。
  其一是豆腐渣工程成為禍害。豆腐渣工程這個名稱是老總理朱鎔基發明的。1998年8月7日九江市長江大堤在洪水衝擊下決出一個30多米的大口子,朱鎔基怒斥是豆腐渣工程,王八蛋工程。1999年1月4日18時52分,橫跨綦江縣新舊城區的一座形似彩虹的步行橋,在沒有任何先兆的情況下突然整體垮塌,造成40人死亡。該橋使用時間僅兩年零322天。據有心人統計,從彩虹橋倒塌後,中國的東南西北,大約有40多座橋梁倒塌,原因只有一個:豆腐渣工程。
  其二是一些城市房子造得太快太粗糙缺文化缺美感。曾經讀到一則消息,說是成都的舊城改造,將城市老房子都拆光了,除了清代駐守八旗兵的寬窄巷子還保留著之外,成都成了一座沒有歷史記憶的城市,我當時讀後很感震驚。幾年後,經營成都11年的李春城垮臺了。成都人給李春城起了個外號叫“李拆城”,稱其為“拆城”書記。
  季建業到任南京任市長後,迅速啟動“三中路改造”、“拆城西幹道”等工程,使南京這座古城不斷“開膛破肚”,許多道路挖得面目全非,居民生活不堪其擾,“季挖挖”也由此得名。
  為什麼一些城市的房子造得又快又粗糙缺文化缺美感呢,據新華社記者解讀,可能和“李拆城”、“季挖挖”們在強勢推進城市開發建設時夾帶了大量的個人利益有關。南京人就說,“季挖挖”,不停地在南京挖,結果跌進自己挖的洞里去了。其實又何必非要將一座城市所有的建築在自己任上都造好呢,為什麼不能留些建築給後任領導造呢?
  其三是拆真文物造假古董。六十年前,北京為緩解交通壓力大拆城樓、城牆,林徽因便已留下了一句箴言:“你們今天拆的是真古董,有一天,你們後悔了,想再蓋,也只能蓋個假古董了。”
  北總布衚衕24號梁林故居已被“維修性拆除”,盪為平地。當年林徽因的“太太的客廳”曾是舊北平各界名流雲集之處,如今,梁林故居毀了。
  據北京市政協文史委和北京聯合大學2005年共同完成的《北京名人故居保護和利用現狀》調研報告顯示,舊城區共有332處名人故居,保護較好的有80處,接近總數的1/4,而被拆除的多達113處,超過所調查核實故居總數的三分之一。
  令文保人士擔心的拆真文物、造假古董已“蔚然成風”。大批真的物質遺產被拆毀,然後又花了很多的錢建了很多假古董。《人民日報》曾刊發評論批評:“一邊是真文物在‘GDP崇拜’下灰飛煙滅,一邊卻又是假古董在利益驅動下橫空出世,令人深思。”
  其四是千城一面,缺乏特色個性。全國政協常委馮驥才在2012年兩會上說,中國有660座城市,在這30年我們急速的城市建設和現代化的衝擊中,有很長一段時間急於想改變當時物質生活的困境,也缺乏文化自覺,我們把幾百年、上千年形成的千姿萬態的具有個性的城市都變成了千城一面,我們把這樣的東西交給後代,後代只能說我們這一代無知,我們這一代人沒文化。
  如果,成績是9個指頭,錯誤是1個指頭。但中國超級大,即便是1個指頭,絕對數也很大了。城市建築要傳給子孫後代,所以要憑著良心造房子。這就是詩歌《每一座建築都直指我們的良心》獲一等獎的原因,作者俘獲了評委的心。
(原標題:建築與良心)
(編輯:SN093)
創作者介紹

hkdr

jr36jrdqw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