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檔案
  郝容(原名郝戎),中央戲劇學院院長助理、表演系主任。
  對話背景
  延續多年的藝考熱至今沒有消退的跡象。為什麼藝考承載著這麼多年輕人的夢想究竟具備怎樣的素質才可能脫穎而出作為主考者,如何看待藝考熱這一社會現象日前,郝容接受了中國青年報記者的專訪。
  中國青年報:今年,不少藝術院校的報考人數再創歷史新高,可是初試的淘汰率卻高達80%~90%,對此你怎麼看
  郝容:今年中戲初試的淘汰率是90%多一點,超高的淘汰率從一個角度說明瞭考生專業選擇欠缺理性。初試主要是根據專業的基本條件對考生進行篩選,換句話說,90%的考生還不具備專業的基本條件。藝考為什麼會熱因為盲從才會熱。但也有可喜的現象,對為什麼報考藝術專業這一問題,相比於往年考生“因為我學習不好”、“因為我愛唱愛跳坐不住”這類的回答,今年一些考生的回答更趨於理性。一個考生對我說,他喜歡觀察社會研究人,而表演專業探討社會、人性、情感的深度和力度比心理學更到位,這個回答真是讓我感覺到現在的考生更加成熟了,善於思考問題了。
  中國青年報:“考前強化培訓班”比較受考生歡迎,很多人都在這方面花費大量的時間和金錢,不然感覺心裡沒底。這些花費到底有沒有必要
  郝容:考前培訓班或許可以教些技能,卻無法教天賦。大家都說中戲是明星的搖籃,造就了那麼多明星,其實我們不是造星,而是在挖掘考生中具有優良潛質的苗子。從事表演職業的人至少要有80%甚至更高的天賦,藝術人才後天是培養不出來的,只有發現他然後開掘他,藝考就是將這些熱愛藝術又具有表演天賦的學生從數萬人中挑出來,再通過4年的課程把他們內在的潛質開掘出來,使他們樹立起正確的藝術創作觀念,掌握扎實的表演創作基本功。
  我們希望看到的是孩子們身上質朴、自然、充滿青春活力、本真的原始狀態,而不是考核考生現在掌握了多少表演技能。近幾年來,我們在考試中發現,一些本身條件很好的學生,一到自選朗誦環節,表現就像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可以清楚地感覺到他是在模仿自己的老師,他可能花了幾個月時間準備了一篇朗誦詞,而這正是我們最不願意看到的表現,因為這種加工的痕跡遮蔽了考生原有的特質。
  中國青年報:多年來藝考一直熱度不減,藝考可以成就一夜成名的現代神話嗎
  郝容:有更多的學生喜愛藝術,願意投身藝術事業是好事,同時更多人報考也意味著學猩以在更大範圍內選出藝術的好苗子∩是,值得擔憂的是,一些考生報考藝術專業的目的不是很船僅僅把它看作一個接受高等教育的捷徑,而不是出於對藝術真正的熱愛。在他們眼裡,藝考的目的就是當明星,出名快、掙錢多、名利雙收,是一個人甚至一家人改變命運的童話故事∩是作為藝術院校的招生者,我必須說,演員這個行業的競爭激烈是大家看不到的,就算踏進門檻以後,改行的也不少見。我們不能阻止別人一腔熱情去追求自己的夢想,但希望大家不要僅僅看到演員的一夜成名,演員是非常辛苦的職業,選錯了一輩子痛苦。
   中國青年報:藝考落榜者,那些被藝術院校拒之門外的年輕人,他們是不是從此就與藝術無緣了呢為什麼王寶強那樣非科班出身的“野路子”也能走出不輸“學院派”的精彩
  郝容:考場很嚴酷,不是打親情牌的地方。在招生標準明晰的情況下,每個考生的去留都必須決定果斷。但一個人的成長道路上的因素很多,而且不具有可複製性,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獨到的成才之路。“學院派”明星的成長道路和那些通過實踐取得成功的明星的成長道路都有價值,它們沒有可比性。於是之老師就不是科班出身,有一個時期他甚至有個苦惱:為什麼一看“斯坦尼”我就不會演戲了呢按自己的“野路子”去演就特別順。“社會大學”畢業的老藝術家石揮也說過:我的老師就兩個,一個是天橋,一個是京劇。像劉曉慶、周迅、孫儷,也都是沒有藝術院校經歷的優秀演員。而“學院派”里同樣不乏頂尖級人才,中戲畢業的薑文、鞏俐、章子怡是當今世界最高電影獎項屈指可數的演員類華人評委,影響力可見一斑。我自己也曾是藝考的落榜者,當時壓力很大,但這並不影響我今天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反而激勵我有意識地去磨練自己的意志。
  我常跟考生說,不在於你考了一年還是幾年,關鍵在於你能不能給自己一個客觀評價,找到自己身上存在的問題,正確分析自己從藝的長處與短處。比如說,如果唱歌跑調,我絕對不會去報考音樂學院。通過藝考,“學院派”可以得到藝術深造的機會,綜合素質得到全面開發,可藝考肯定不是成功唯一的機會和途徑,每個人的成功模式不能互相替代。  (原標題:郝容: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獨到的成才之路)
創作者介紹

hkdr

jr36jrdqw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